<bdo id="ikwdb"></bdo>
  1. <nobr id="ikwdb"><address id="ikwdb"></address></nobr>

    <menuitem id="ikwdb"></menuitem>
    <bdo id="ikwdb"></bdo>
      <track id="ikwdb"><source id="ikwdb"></source></track>

      <option id="ikwdb"><span id="ikwdb"><tr id="ikwdb"></tr></span></option>
    1. <track id="ikwdb"></track>
       

      津门女记者

      第10章 守株待兔

      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不画 书名:津门女记者

          掌柜见厉凤竹念念有词的样子,手又伸到包里掏了一只笔出来,以为自己所料果然不错:“厉小姐您甭怕,咱听了只当没这事儿,绝不外传的。咱跟徐先生啥交情呐,当初我买这铺子,房纤欺负我大老粗不认字,想多蒙我二百大洋,全靠徐先生在报上登了那房纤常干这事儿,后来才摆平的。您说,我能给恩人添堵吗?”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笑笑地顺着话头东拉西扯起来:“是啊,徐先生跟我一直夸呢,?#30340;?#20026;人仗义。?#19978;?#36825;年头怪事咄咄,小人专找君子下手。对了,您碰到那房纤是哪家的?您告诉告诉我,省得我点儿?#24120;?#22238;头给遇上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老板娘见状,知道她也有为难之处。嘴上只管客套,一只手早扯着自家男人的衣袖,将人往外拉去。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望着关上的门,抿唇笑了一下子,接着便打开包袱,取了布出来,捡起榔头再叼一根洋钉,拿两排牙齿卡着。左手将布按在墙上,举榔头的右手腾出两根指头将洋钉一递,三两下就把泛黄的旧布给固定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这里空间窄小,门窗一关更显得闷热了。厉凤竹一手搭在腰上,一手提了茶壶把,对着嘴灌了一口茶,呼呼地吐了两口热气。还没歇够一分钟,就拿出预?#36127;?#30340;一只仅两指粗的单筒望远镜,继续忙了起来。

          马宅的后门始终紧锁着,看来一两个钟?#20998;?#20869;难有收获。

          稍晚时,路上有一群下了学的孩子背着书包从街上过去。虽然这几个学生彼此都认识,但厉凤竹还是能分辨出他们分别在两个不同的学校上课,因为?#34892;?#23398;校是?#22411;?#19968;服装的。这一来就有一层方便,在校外活动时,若有人?#29273;?#22242;体单独行动一望便可知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行动……统一的行动,统一的筹划……?#24444;?#30862;念时,厉凤竹的贝齿咬住大?#31895;福?#30473;头?#36127;?#25380;在了一处。忽然地眼睛一亮,拍着大腿道,“哎呀,昨天竟?#24187;?#27880;意!”

          说来也凑巧,心头刚想起一点新线索,马宅的后门也悄不声地开了。从里头走出来一位穿西?#21834;?#24102;礼帽,身材纤弱的男子。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的嘴角划过一丝喜悦,?#36127;?#23558;望远镜贴在窗子?#20808;ァ?上?#37027;人的脸整个?#24187;?#27280;给遮住了,完全不能见其真容。就在她暗自?#19978;?#26102;,人已经走了过去,只能看见一个偏瘦小的背影,一双宽的肩膀?#36335;?#26159;被一根细竹竿给架着的。看起来略带滑稽,?#27492;?#22312;哪里见过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究竟是谁呢?

          应该是在一个体面到像电影画面那般的场合。

          “鲍绮霞!”厉凤竹睁大了眼,打着响指,?#34892;?#20852;奋地念了出来。

          这个人的确常常出现在电影画面里,却不是真实存在的。因为她是影星胡蝶数年前所饰演的一个人物,片名叫做《女律师》,改自莎翁所著的一出?#21738;?#25103;。趁着郑毓秀成为国内第一位拿到执业证并开设事务所的女律师这?#21861;?#39118;,影片岂止是轰动了上海滩,全国的妇女都等着要看呢,甚至有好些文明剧团找出?#21448;?#19978;连载的译本临时开演起来。那个鲍绮霞穿起临时寻来的不合身的西装时,那背影不正是这样滑稽的嘛!

          那么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她的目标呢?

          功夫不负?#34892;?#20154;,可算是等到了。厉凤竹猛一起身,猫久了的腰背发出咯噔咯噔的响声。顾不?#32420;?#30171;,扶着腰一路冲下楼去。待走到了街上又稳稳地放缓脚步,顺着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镇定地追了过去。

          ###

          穿到街对面,走了没几步,那个身影就闪进了一条小胡同。厉凤竹不便跟得太紧,低?#25151;?#30475;路,时不时注意着附近有没有可疑之人,眼角趁?#25484;?#20102;一记路牌,上写着“光荣里”。

          突然地,她的后背被硬邦邦的什么物件重重顶了一下。由于英租界完全可以算是?#24049;?#36874;的地盘,因此她的第一反应是极度惊恐的。

          勉强转过?#34915;?#20919;汗的?#24120;?#24448;后一瞧,原来只是一个挑南货担子的矮老头?#26032;?#30528;要从这里穿过去:“太太,笋干、扁尖奈阿要?”

          惊魂未定的厉凤竹没有说话,只是趁摇头的工夫擦了擦汗。

          矮老头见没有指望,便加快步子去?#26159;?#22836;的人。箩筐很大,胡同却窄,担子一掂,打在厉凤竹的小腿上,要不是她动作快,手臂及时往里一收,只差一点手包就?#36824;?#36305;了。

          就是这么一错眼的工夫,再往前头瞧,这里站的只有附近的住户,高一声低一声地拉着?#39029;#?#21738;里还有不相干的人呢?

          这时候要是扭头回去,那得再一次穿过马宅,这很可能会引附近眼线的注意,从而给调查增加难?#21462;?#24038;侧没有岔路,右手边有条望得到头的小夹道,两旁的房子?#34892;?#38169;落,间或有?#26032;?#22768;入耳。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很快放弃了寻找,从手包里拿出一副墨镜戴起来。往前两步走到书摊边,蹲下身随便拿起一本小人书,用略带生硬的苏白去问:“几钿呀?”

          如果厉凤竹的?#26412;?#27809;有错,从马宅后门走出来的应该是扮上男装以掩人耳目的纪清漪。但衣裳不合身这一破绽,只要足够留意,能看出来的肯定不止厉凤竹一人。英租界藏着不少寓公,局势那么乱,未免惹人?#21491;桑?#32426;清漪不会穿着扎眼的装束当街跑起来。那么,极大的可能是正藏身于角落迅速改?#24187;?#35980;,以甩?#23547;?#22788;的眼线。同样的道理,为安危,厉凤竹也不能引起旁人的注意;为工作,又?#24125;?#20813;?#30473;?#28165;漪感觉到她在被跟踪。是以此刻,应该先从里到外地伪装起来,然后静观其变。

          如是想着,厉凤竹把墨镜略往下挪了一些,不断观察着小夹道里走出来的人,手上则控制着速度一页一页翻着。

          不一会儿,身后过去一个人。走路不紧不慢,似乎?#34892;?#27880;意脚步声,像是故意收着的。她偏着头,把墨镜推高做掩护,迅速地打量了一下。别的不说,头上那顶礼帽,除去多别了一只玉兰绢花,简直与方才所见的别无二致。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遂从包里掏钱,嘴里还假意地讲着价钱。?#28909;?#24050;然走出光荣里了,才丢下钱,随便捡起一本小人书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再穿到街对面去,这就离马宅有两条马路那样?#35835;恕?#24456;明?#38405;?#24863;觉出纪清漪的脚步在慢慢放松,最后闪身进了一家旅店。

          “华新?#33945;紜!?#21385;凤竹抬头对着?#20449;?#36731;声念着,?#37027;?#22320;跟在另一对正预备进店的情人身后。

          一进门,纪清漪的侧脸终于清晰地出现在厉凤竹的视线?#23567;?#22905;怔怔地站在电话旁,右手掌?#21738;?#30528;左手的四指,双唇紧紧抿着,动了动下巴,眼角微微透露出一?#38047;?#35947;之色。想了一会子,右手朝着听筒抬了抬,旋即头微微地摇了两下,又后退了几步。双拳一握,毅然转身上楼。

          这里,应该是她暂时的栖身之处。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待人走后,去柜上小声问道:“劳驾,您知道刚才上楼的那位女士住?#36127;?#25151;吗?她顶像我的一位朋友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茶房抬眼打量了她一记,打着哈欠道:“我正要给她?#36864;?#21435;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那您受累,给带带路吧。”厉凤竹脸上微微笑着道谢,心里却打起鼓来。因为一旦当面对质,那么谎言就不攻自破。得?#33945;下?#30340;这一会儿工夫,赶紧想出个法子,?#30473;?#28165;漪没办法拆穿她。

          急中生智下,她急忙掏着纸笔,一路走一路写下四个字。

          茶房很容易便敲开了纪清漪的门。

          门一开,跟在茶房身后的厉凤竹见机将刚写的纸条抵在下巴上举着,咯咯笑起来:“我就说嘛,像你这样的大美人儿走在路上实在打眼极了,果?#24187;?#35748;错。你是几时到的天津?怎么也不来找我!”

          毫无预备的纪清漪,看着纸条上写的“小心跟踪”,脸色猛然一沉。煞白着脸迅速接过水壶,往屋里一闪,虚与委蛇地笑了一下:“大热的天儿,快进来喝口水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厉凤竹熟稔地笑着答应她,将门带起来上了锁。回过头,带着歉意抢先说道:“?#21520;?#24072;,您别担心,没人跟来,不过是我使的一个不入流的小把戏。”眼看对方眸中的惊慌迅速转换成了愠气,她又赶紧补充道,“可您要是生起气来轰我出去,这种动静会令人印象深刻的。万一将来有人摸到了这里,向大家一?#28393;椋?#38590;说会成为一个把柄。”

          纪清漪认得这张?#24120;看?#35265;到她都让自己紧张?#36127;?#35201;窒息。到现在为止,纪清漪一句话都还没有说,腔子里的一颗心被提起来又摔下去。莫名其妙地?#24187;?#39575;,却不能立即地教训眼前这个无礼的记者。只能重重跺一下脚,兀自走到沙发上坐了,用无视表达?#25346;欏?br />
          厉凤竹并不气馁,恭敬地跟到她身旁立着,郑重地双手递上名片,弯下腰道:“打扰了?#21520;?#24072;,我正式介绍一下自己。我是《大公报》外勤记者,也是新?#25386;?#30340;副主任厉凤竹。”

      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返回目页
      相关推荐:向光行常山危险老公小?#31185;?/a>问题少年与不可爱少女最闲明星麒麟神卫?#34917;?/a>翎羽何知白露之惜非良人夜云轻重生九八好时光婚深蚀骨:顾少?#31185;?#22914;魅医道无双

      如果您?#19981;?请把《津门女记者第10章 守株待兔》,方便以后阅读津门女记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      如果你对津门女记者有什?#21767;?#35758;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
     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

        <bdo id="ikwdb"></bdo>
      1. <nobr id="ikwdb"><address id="ikwdb"></address></nobr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ikwdb"></menuitem>
        <bdo id="ikwdb"></bdo>
          <track id="ikwdb"><source id="ikwdb"></source></track>

          <option id="ikwdb"><span id="ikwdb"><tr id="ikwdb"></tr></span></option>
        1. <track id="ikwdb"></track>

            <bdo id="ikwdb"></bdo>
          1. <nobr id="ikwdb"><address id="ikwdb"></address></nobr>
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kwdb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<bdo id="ikwdb"></bdo>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ikwdb"><source id="ikwdb"></source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"ikwdb"><span id="ikwdb"><tr id="ikwdb"></tr></span></option>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ikwdb"></track>